离婚妇女权益保障问题浅析

平度市妇联     王 岩

 

     随着离婚率的逐年递增,离婚妇女的人数正在逐步扩大。尽管随着社会的进步和人们思想意识的发展,离婚已成为一种常态的家庭结构或生活方式,社会也不再歧视离婚女性,但是离婚妇女作为妇女中的特殊群体,她们的法定权利和生存状况却不容忽视,一些妇女离婚时或离婚后的合法权益受到侵害,而法律或政策保障措施却过于抽象或不到位,应该得到各方面的关注。

一、今年以来市妇联接访妇女离婚案件的情况分析

今年以来,平度市妇联共接待妇女来信来访96 起,通过对这些信访案件的调查和分析,我们发现:

1、涉及妇女离婚和离婚过程中财产分割、子女抚养问题的信访共31起,占总数的32.3%,比例较高。

2、在这31起涉及离婚问题的信访案件中,涉及到离婚时妇女权益被侵害的有5起,占总数的16.1% ,主要表现在离婚时男方隐瞒或转移财产,致使夫妻可供分割的共同财产太少,直接导致妇女离婚时“无财可分”。

3、反映离婚后妇女生活陷入困境的有10起,占总数的31.3%,主要表现在妇女为维持家庭主动放弃了学习、进修或就业机会,直接导致了离婚后下岗、失业或影响晋升;还表现在离婚后原本由夫妻双方共同抚养的孩子变为妇女单方抚养,在孩子生病或遇到意外伤害时,就在经济和人力上同时陷入困境。

由此可见,离婚妇女在得到离婚自由权的同时,却成为经济生活和社会生活中的弱者,很多妇女在离婚后生活只处于温饱状态,更有个别妇女为此走上违法犯罪的道路,直接影响了社会稳定和家庭和谐。

二、离婚后部分妇女面临生活困境的主要原因

离婚具有解除婚姻关系的法律效力,它不仅使夫妻之间的权利和义务归于消灭,而且还由此引发了子女的抚养教育、财产分割等一系列问题。相对于古代社会对妇女毫无离婚自由可言的情况,自从我国《婚姻法》明确规定“男女双方自愿离婚的,准予离婚”后,妇女在法律上享有了与男性平等的离婚自由权。但是,享有平等的离婚权并不表示离婚时妇女就能由此得到完全的利益保护,相反,根据有关调查显示:大约44%的离异女性表示,物质生活水平有所下降或明显下降。究其原因,主要有三个方面:

一是妇女总体经济地位较低。当前,社会上男女两性在权力、财富和机会等方面存在一定的差距,女性在职业、社会阶层、收入和受教育水平等主要方面和男性相比仍处于劣势,从事收入较低的半技术劳动工人、服务性行业以及处于下岗、失业、待业状态的女性明显多于男性,女性接受高等教育的比例也要低于男性,可以说女性在社会生活中的地位总体较低。而且,女性离婚时大多年龄在26-45岁期间,婚姻关系大多存续时间为1-15年左右,这一阶段夫妻双方大多正经历着养老育幼,工作、生活负担较为沉重,而受中国传统观念影响,家庭中大多是女性为了照顾孩子和老人而牺牲自己的学习和提高,甚至是就业或更好就业的机会,对家庭做出较大贡献。但一旦夫妻离婚,奉献较多的女方反而因为年龄、身体、精力、受教育水平等各方面原因,在激烈的社会竞争中下岗或失业,陷入没有收入来源或导致生活水平急剧下降的状况。

二是离婚时法律救济的不力。尽管《婚姻法》修订过程中规定了离婚救济制度,允许离婚时一方提起家务劳动补偿、经济困难帮助的请求,对另一方造成的损害也可以要求赔偿,但实际上,由于离婚救济制度的规定过于抽象,在实施过程中难以适用,并且由于寻求证据的困难,不仅离婚困难救济难以到位,即使是夫妻共同财产分割中,妇女也很难真正获得应得的一半份额,这就使这项保护无过错方、意在填补损害、抚慰精神、惩戒过错方的制度,无法达到应有的效果。因此,离婚时法律救济的不力使得许多妇女在离婚时并没有得到法律的照顾和救济,却在房子、财产等多方面失去应有的权力,只得到自己结婚时和结婚以后的衣物等随身物品,甚至是净身出户,导致离婚后迅速沦为贫困状态。

三是子女抚养费用差额较大。离婚后子女特别是低幼年龄子女随母亲生活较多,而法院判决的子女抚养费数额过低,判决后又难以执行,是造成离婚妇女作为单身母亲生活水平下降的又一重要原因。一方面,按照最高人民法院的司法解释,离婚后,一方抚养子女的,另一方应当以其收入的20%-30%支付子女抚养费,但在市场经济利益分配趋向多元化的情况下,收入不再是单纯的工资薪金,特别是一些自由职业者的收入很难衡量,举证又困难,使离婚妇女得到的子女抚养费数额达不到应有的比例。另一方面,目前子女的教育、医疗以及生活费用支出都大幅上升,占家庭总支出的比例也越来越高。因此,离婚妇女大多数是家庭、工作一肩挑,既要安排生活、照料子女,又要干好工作,保住职位,甚至还要做些兼职或零工,以提高家庭和子女的生活水平,这不仅使许多人在经济上捉襟见肘,在体力和精力上也严重透支。

三、对维护离婚妇女合法权益的几点建议

(一)从舆论上加大对维护离婚妇女合法权益保障的宣传力度。

要通过各种有效途径,一方面提高广大社会成员的认识,提高他们对维护妇女合法权益,推进妇女平等共同发展的自觉性,使婚姻家庭关系解除时,能够平等地分割夫妻共同财产,有效维护妇女的合法权益;另一方面要提高广大妇女的自身素质,鼓励广大妇女在经营家庭的同时,着力提高自己的综合素质,积极参与家庭经济事务管理,避免在婚姻破裂时合法权益受到侵害。

(二)从法律法规或政策规定上强化对离婚妇女合法权益保障的措施。

1)实施离婚经济补偿。根据对目前家庭状况的有关调查发现,双薪家庭是社会家庭模式的主流,妇女和男性一样需要外出工作,需要承担工作和发展的双重压力,但在家庭中,妇女外出工作并没有完全改变传统“男主外、女主内”的分工模式,妇女在工作之余,比男性承担更多的家庭责任。同时,男女双方结婚组成家庭后,需要不断地投入感情、时间、精力、经济等各方面来经营,在实际生活中,往往是女方作出较多牺牲,承担较多家务,而使男方获得学业的进步、事业的发展,以及经济地位的提高等等利益,但妇女却因过多的奉献和牺牲,使职业发展和其他方面受到了较大牵制,社会地位与谋生能力相对较弱。

设立离婚经济补偿,就是要使对家庭生活和他方事业发展付出义务较多、贡献较大的一方,可以得到一定的补偿。其目的,一是承认家务劳动或协助工作的价值,二是弥补家庭财产制度中存在的实际不平等,促进和维护社会公平。因此,建议在分割夫妻共同财产时,适用家务劳动价值的理念,将女方从事家务劳动和协助男方工作以及对男方事业发展所做的贡献作为分割夫妻共同财产时考量的因素,从而保障做出贡献与牺牲的女方的合法权益,使离婚妇女在离婚时能够因此适当多分财产,得到相应的经济补偿,保障妇女离婚后的基本生活。

2)实施离婚损害赔偿。目前,我国《婚姻法》所规定的离婚损害赔偿行为的过错是法定过错,包括重婚、有配偶者与他人同居、实施家庭暴力或虐待、遗弃家庭成员等情况,这些过错行为是对他方权利的严重侵害,应当对受害方给予损害赔偿。但在实际接访过程中,我们发现,婚姻关系中的过错行为甚至是严重的过错行为远不止这些,其他如冷暴力、长期出走等情况对家庭成员造成的伤害也十分严重,对妇女的身心都造成了极大的伤害。

设立离婚损害赔偿,就是要基于公平正义理念,维护离婚当事人的合法权益,发挥好填补损害、抚慰精神、制裁过错方的积极作用。在具体适用过程中,一是要求法官在法律规定的情况下,根据过错方的过错情节与伤害后果依法裁定,并同时尽量维护好受害妇女的合法权益;二是对涉及隐私权的过错认定实行过错推定原则,将民事责任的主观要件举证责任以否定形式分配给加害人一方,从而避免了受害人因不能证明对方的过错而无法获得赔偿的情形。
   
3)实施离婚经济帮助。《婚姻法》规定:离婚时,如一方生活困难,另一方应从其住房等个人财产中给予帮助。对于何为生活困难,司法解释中规定,是指离婚后依靠分得的共同财产和个人财产无法维持当地基本生活水平。但在我们接访中部分妇女反映,这一规定以当事人生存为条件,却没有考虑双方在婚姻关系存续状态时的生活水平、因婚姻所获得的有形或无形利益、一方对另一方或家庭生活所做的贡献或牺牲,以及一方在离婚后为谋求职业或提高就业能力所需的培训与教育成本及其他具体情况,因而,虽然一些妇女离婚后生活水平相对离婚前大幅下降,但因仍可维持生活而难以得到经济帮助。

设立离婚经济帮助,就是要使那些离婚后遭遇困境的妇女,能够依法得到有效地救济,解决生活困难。但在实际操作中,还应当把妇女离婚后依靠分得的共同财产和个人财产,无法维持当地基本生活水平,或妇女离婚后即使能够维持自己的生活,但生活水平比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大大下降或明显降低的,也视为生活困难给与帮助,并在此基础上,规定灵活多样的经济帮助方式,根据被帮助人的具体情况,采取长期的或暂时性的,还可以提供一次性帮助。

 (三)从资助方式上拓宽对离婚妇女合法权益保障的渠道

一方面从经济上给与相应资助,可帮助其联系工作取得稳定收入,或将孩子纳入“春蕾计划”进行救助,或争取社会各界给与支援,或提供小额贷款、信息项目等方式,帮助其自食其力,摆脱困境。

另一方面从精神上给与相应鼓励,可通过“巾帼调解队队员”、“平安全家福标兵户”等人员,经常性地与其交流沟通,及时发现其不稳定思想苗头,第一时间有效化解矛盾纠纷,避免其遇到困难时铤而走险,走上违法犯罪道路